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许双福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沉淀在岁月里的手推刨子  

2018-01-12 16:55:42|  分类: 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沉淀在岁月里的手推刨子

人生,先为糊饱肚子,才有了追求的目标,否则,饥肠辘辘,什么理想、抱负都是在空想空谈,饥肠辘辘的人生,路能走多远,身负重物又能有几斤几两。“艺多不压身。”到是湖口的本钱,是丰衣足食的前题,好长时间里,人们学艺不是发自内心的喜欢,而是为了养活自己,是在为养家糊口学技能。

上个世纪的七八十年代前,人们所看到的木工,通俗的称为木匠,倘若到谁家或者是到什么地方干活,常见的情形,背后背把锯子、刨子、打线墨盒、凿子等,这是那时候木匠的标准配置。说起当时的木匠使用的工具应有十几二十种,都是木匠根据需要自己制作的,光手推刨子就有不同类型的,长刨子是推平的,粗刨子,开口较大,因要将所用木头推削到需要的厚度,刨刃子伸出的比较长,刨花推出来的要厚一些,粗刨子推完了,才再用细刨子将木头表面推得光亮平滑,推出来的刨花薄如蝉翼。细刨子还是用于合缝,这是相当细致的手艺,两块板要合成一块板,板与板之间不能出现缝隙,否则,两块板就粘不到一块,即便有的地方粘到了一块,只要有空隙就不牢固。还有勾槽的刨子,勾槽的刨子也有宽窄之分,根据所做家具或是物品需要而选择。

沉淀在岁月里的手推刨子 - 许双福 - 许双福的博客

 虽都是木匠,又分细木匠和粗木匠,细木匠指的是专门做家具的,粗木匠是盖房子或是做棺材的木匠,都是跟木头打交道,技术上却是差距很大,工具上大同小异,实际使用时却又大不一样。

在上个世纪的1978年底,父亲的工作调动,我们家从湖北省房县搬到了西安长安区的西安通信学院,此时,正是大批的下乡知青返城,人员太多,又过于集中,无法在短时间内得到安置,都闲在家里,一些人闲来无事便惹是生非,父母为之头疼,成为心里的病痛。部队首长看到这种情况,经过研究决定,把在家待业的干部子女招至学院的实习工厂,分了钳工组、电焊工组、车床组,集中学习《机械制图》,半年后,下到车间跟师傅们学习操作,说是师傅,实际,就是穿军装的技术兵。

我被分到了钳工组,闲暇时,我喜欢到木工车间跟师傅们聊天,看他们做木活。这些木工是部队在当地招来的,都是农村里手艺高的匠人,平时为学院做办公用品。看着看着,我便有了想法,钳工,生活中用到的地方不多,离百姓生活远了一些,木工就不同了,百姓家做个家具离不开木匠。此年代,市场里很少有卖现成家具的,即便有价格也很高,绝大多数人是买不起的,都是买来木材,请匠人来家里根据需要制作。我就在想,学个木工,自己不就是有手艺的人了,给别人做个家具,可以养家糊口,将想法跟父亲一说,父亲同意了。跟领导讲了我的想法,领导很是高兴,因为,木工组全是当地人,没有正式工,当时没有把我们分成木工组,是考虑木工很辛苦,全凭体力,怕没人去,也考虑干部的心情,让自己的孩子干这种体力活。

沉淀在岁月里的手推刨子 - 许双福 - 许双福的博客

 到了木工组,领导为我指定一位王姓木工为师傅,让他带我,其他的几位师傅跟我讲,拜师要有讲究,不是领导的一声令下,我便到街道上买了两盒烟,清清脆脆地叫了声:“师傅。”并向师傅鞠躬,王师傅还有些不好意思。

从此,每天跟着师傅从基础学起,师傅不允许我用电锯破木板,不允许使用电刨子刨粗料,那个年代,单位里有了比较笨重的电锯和电刨子,这两样机械有着危险性,使用时,绝对要小心翼翼,不然就会伤到手指,我亲眼目睹,一师傅在使用电刨子时不留神,将右手四指刨掉,酿成右手残废。师傅考虑我只有十六岁,不让我接触这些,要认认真真地打好基础,学到真本事,再长的木料都得用木锯锯,再厚的板子都得用木刨子一点一点地推,一天下来,累得浑身酸痛。熬牛皮胶、磨刨刃、打线、锯榫、凿孔,师傅就跟老师给学生授课一样,循序渐进地将技术传授给我。

三个月后,师傅对我讲:“你得学着自己做工具了。”在师傅的指导下,我用青钢木做了木锯弓,做了木刨子,之所以选择青钢木,是因青钢木的木质硬度好,耐摩擦。做木刨子是件非常细腻的事,在硬木头上一点点的掏槽,把握安放刨刃的角度,一个多月过去,在师傅的指导下,有了自己的“作品”和工具。虽然,在日后的工作中与木匠毫不相干,却掌握了一门技能,家里的家具需要重新粉刷新漆,买来新漆自己动手,便使旧变新。购买家具时,我能分辨出家具做工的细腻程度,结构是否合理。

生活就是这样,一些技能,一些常识,只要用心,一切不是什么问题。看着自己制作的已三十多年的木刨子,仍然能发挥它的作用,当年的情景历历在目,仿佛就在刚才发生。

人不再年少,木刨子依旧原模原样,没有因岁月的远去而褪色,却成为了我沉淀心底的念想,对那段美好时光的寄存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