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许双福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不识回乡的路  

2017-03-01 09:00:58|  分类: 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不识回乡的路

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的阿鲁科尔沁旗,在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还归辽宁省管辖,地图上看到阿鲁科尔沁旗,总是要打个括号:天山县。到了上个世纪的1979年,划回了内蒙古自治区,这里既有蒙古族风俗又有着东北的味道。时不时地喝着蒙古的马奶子,能咯掉牙的奶豆腐,那个酸,直叫人龇牙咧嘴,后味又香气怡人。

这里是我的出生地,因父亲是军人,我们姊妹四人都是在天山长到上学时在由父母接到部队上学,要说离开家乡已近五十年了,这期间也时不时地回去。

每一次回去,舅舅他们都让我们自己找他们的家,别说找了,一下车就不知南北。记忆中的土房子被青砖碧瓦覆盖,土路成了宽阔的柏油马路,虽然我姥姥、姥爷他们是县城居民,在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,住的与农村没什么区别,土夯的墙,房顶是泥糊的,每下一次雨后,姥爷都要上去将房顶重新用泥抹一下,窗户是用白纸糊的,冬季里一冷一化纸就烂了,姥姥就补上一块,窗户纸是补丁撂撂补丁,只有过年时才糊上新的。

父母都已八十多岁,经常向我们念叨家乡。我和在北京工作的大哥一商量,他回西安,我们俩今年春节一块回老家过年,带着二老的心愿,给姥姥、姥爷上个坟。

过去回个老家,不知要倒多少次车,从西安到北京,再由北京到通辽市,从通辽坐长途汽车到开鲁县,由这里乘长途车到阿鲁科尔沁旗,这一路下来,幸运的话,不需要多等便可以连接上下一趟车,一般情况下,每到一个地方得住一晚上,回一趟老家,可谓是跋山涉水,倍受周折,叫人是疲惫不堪。

而今,西安到集宁或者到呼和浩特,从这里直接到查布嘎,就到了家门口,真是不敢想。

旗(县城)有条天山河,记得小时候,夏天,几个姨们带着我们到河里戏水摸鱼,冬天,在冰面上滑冰,现在这里成了公园,绿草茵茵,树木繁茂,波光粼粼。

每一次回家乡的风景不同,一次与一次不一样。谁曾想,过去,整个旗里(县城)没有一条象样的马路,都是石头子子铺垫的道路,出了县城,便是土路,凹凸不平,坑坑洼洼,尘土飞扬。现在是宽敞的柏油路,乡村是水泥路,家乡的巨变,让人找不到回家的路。

在我的记忆里,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旗里没有楼房,我第一次看到楼房,是随父母进入部队,哦!原来房子还可以这样盖。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,家乡有了楼房,从这以后,每次回去总有新的楼层出现,而且是越来越高,形状各异,令人目不暇接。而今,旗里高楼林立,一片繁华,真有世外桃源之感。

小时候,看到一辆汽车,真是稀罕,围着转一圈,总是看不够,现如今,县城的道路上车水马龙,私家车比比皆是。我们回去,舅舅、几个姨的孩子,我们的表弟、表妹们,每天开着车想着法子,让我们品尝到家乡特有的美食,开车到几十公里外的草原上看蒙古风情,喝新鲜的马奶子,住蒙古毡房。

伟人毛泽东的《浪淘沙·北戴河》诗中有一句:“换了人间。”确实是这样,家乡的变化,令游子不敢想象,更是不识家门。

腊月二十五,舅舅请来屠夫杀年猪,舅舅这样做,是让我们回忆一下童年。在我的记忆里,杀年猪让我最馋的是血肠,2012年,我与几个朋友东北三省游,一路的找血肠最终没能吃到儿时的味道,今天吃到了,仿佛又回到了童年。

家乡之美,翻天覆地的变化不是用一两句话能说清楚,讲明白,相信,明年我再一次回来仍然不识家门,快速的发展,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看,何况三百多天。

变吧,不要紧,亲情在,乡念在,就能找到家,找到家的方向,家的大门。

不识回乡的路 - 许双福 - 许双福的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