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许双福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老班长  

2016-03-31 15:32:22|  分类: 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我的老班长

虽然我从小生长在部队里,对部队生活很是熟悉,不觉得什么,但,在上个世纪的1979年真正披着戎装成为一名军人,却是那样的陌生,胆怯有余,摸不着头脑,有一种孤独和无助感,想家时时萦绕心里。自以为对部队挺了解,当深入其中却是不一样的感受。

十七岁,如果是今天还围在父母身边,过在饭来张口,衣来伸手的日子。此时的我,穿上军装就意味着责任,与其他战友一样,没有了年龄的差异,无论是训练,还是劳动是一模一样的。

我们是边防部队,担负着战备值班任务。新兵的第一年,因我们连队训练任务不紧,被宁夏军区借调到农场,从事生产。从来没干过农活的我着实是吃不消,锄草、施肥、灌溉、收割、打场等活,累得我是筋疲力尽,一听到出工的哨声,便愁上眉头。此时的国家经济匮乏,部队的饮食也仅限于吃饱肚子,副食品少之又少。

我的班长是来自甘肃武威的,比我大三四岁,本来他是乡村教师,干得很是不错,非要当兵,为此父亲坚决反对,他却是铁了心,两人闹得不可开交。

三十多年过去,事实证明,他父亲是对的,如果不是从军,或许,他就成为正式教师,结果,丢掉了这份工作,待他退伍回去,只能在家种他的二亩三分地,乡村教师已跟他无缘。

他看着我整日地愁眉苦脸,拖着疲惫,无论干什么活,他先干完便来帮我。记得一次冬灌,因银川灌溉用的是黄河水,放水有时间限制,我们冬灌都是安排在夜里进行,连续一周的夜晚工作,又是多觉的年龄。银川的冬天格外的冷,夜晚我们穿着大头鞋、皮大衣,扛着铁锹去渠里等水。灌溉渠两米多深,四米多宽,每人负责一段渠和一个闸口,在水没来之前,我们可以休息一下,下到渠里没有风,相对暖和一些,不知什么时候我抱着铁锹睡着了,在稀里糊涂中被班长拖到了渠岸上边,等我反应过来,回过头看着渠里的水已凶猛地冲了过去,真是太险了,若不是他眼疾手快不知是什么样子,班长拍拍我的肩膀说道:“没事,干活去吧!”

一年后,我们回到了边防,除了训练就是训练,每在负重训练时,我总是跟不上节奏,为此,副班长没少训斥我,可在班务会上,班长在总结一天训练情况时,从来不提我做得不好,有时候还拖累了大家的成绩,不仅如此,甚至还要鼓励我一番。

后来的岁月里,我与老班长见面时总是谈起部队的这段时光,他仍然像大哥哥一样微笑地看着我。在他心里,十七岁还是个孩子,瘦弱的身体,干着重体力劳动确实有些为难,他有责任把一个班的兄弟们带好,都是战友,帮助是必须,也是作为班长职责。

人生经历的太多,能让人念念不忘的人和事也不是太多,但,当人处在困难,处于孤独无助时,一句温暖的话,一个小动作都是令人难忘,稍许的热情会让人记忆深刻,沉于心底,滋润着心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