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许双福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捧家乡的土  

2016-12-08 17:39:29|  分类: 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一捧家乡的土

内蒙古阿拉善左旗宗别立公社忙来大队,这是我三十多年前从军的地方,这个地名的全称我是三十多年后才知道的。

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初,我们只知道这个地方叫忙来,至于属于内蒙古自治区哪个旗,什么公社,好像当时没谁去细究。说是忙来大队却几乎没什么人,出门进门都是我们这些当兵的,真要是见到地方的人,对于我们来说,是一件很高兴的事。

当我们被卡车拉到这里,三面环山,我们连的营房夹在山中间,山与山之间,南北宽也就二百来米,东西长有个三百米左右。正如一战友所编的:“上山山连山,下山荒沙滩,营房周围无人烟,凄凉不可观。”为此顺口溜,团里开展了一次政治教育,政委、政治处主任巡回下到每个连里上政治课。要爱沙漠、爱戈壁滩,爱贺兰山,爱祖国的每一寸土地。其实,这个顺口溜不是我们有思想情绪,是对这里环境真实的写照。只是干部们把问题看严重了,虽然,把顺口溜当成了思想问题,政委、主任的巡回上政治课也是好事,反响强烈,鼓舞了士气。

这里的山是光秃秃的,出门便是戈壁滩,不远处是一望无际的大沙漠,小风不断大风时有,气候恶劣。初来乍到,我们这些新兵有的嘴巴上起了水泡,裂口子,拉肚子,尤其来自江苏宿迁的战友,有几个是时不时地流鼻血,开始时,用纸堵住鼻子,结果还是流,连长见此不是办法,报告团卫生队,医生住在连里,每天为流鼻血的战友输液。我们这些来自陕西的兵是手指指甲盖两侧裂小口子,而且,十个指头都裂,真是疼,医生给我们发软膏,往小口子上涂。

一个周末,我到新兵二班找我们陕西兵聊天,一进门,看到来自西安蓝田县的景先锋几个人围在一块喝水,再看盛饭的黄脸盆底是一层土,他们喝了一杯,端起盆子再往杯子里续水。

原来,景先锋在离开家时,他母亲怕他水土不服,在自家后院挖了些土,给他装了一小布口袋,叮嘱他,到了部队如果水土不服,就将家里的土泡水,土沉淀后把水喝了。

真是稀罕,世间竟然有这样的说法。都是十七八岁年龄,也不懂这些,既然可以适应水土不服,管它三七二十一,凡是此土不是这里的,景先锋将小布袋里的土给每个人分了点,我们就这样喝着从家乡带来的土泡水喝来适应水土不服。也是奇怪,一个月以后,无论是来自江苏的,还是甘肃的,还是青海的,还是陕西的兵,水土不服的表现全没了,各个适应了这里的环境和气候。

不知是喝了家乡的土水真能适应水土不服,还是医生为我们打的针,吃的药有了效果,无法深究,谁也说不清楚,这段往事却让我们时常提起。

人,是适应性极强的动物,无论当初的多么难受,多么的不适应,随着时间的前行,先前所发生的一切都成了故事,无论从身体上,还是心理上,都接受了当下的环境,不仅接受并适应了,生活的有滋有味,精神抖擞,朝气蓬勃。

当离开这里时,战友们抱作一团痛哭不止,虽然凄凉不可观,此时此刻就是不愿离去,是心中的那份情与这里连在了一起,是从家乡带来的那捧土与这里融到了一起,使我们不愿离去,时时想起,这里发生的一切成为永远的记忆。

一捧家乡的土 - 许双福 - 许双福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4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