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许双福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三十五年后相见好同学  

2015-11-30 11:03:23|  分类: 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三十五年后相见好同学

一个西安,一个在湖北的十堰,三十多年里,起先的书信往来到后来的电话问候,一直说要见面,却是一放再放,一晃十几二十年过去了,三十五年后,与好同学终于相见。

上个世纪的19734月,我们家因父亲的工作调动从北京的通讯兵兵部来到了湖北的房县。房县是山区,来到这里我才知道,世间还有如此贫困的地方,穿着补丁摞补丁衣服的人比比皆是,这是我在北京没有看到过的情景。因部队没有办学条件,我们这些部队里的孩子就近上农村的学校。学校设在一座很老的庙里,桌子是两块木板合到一块的,中间一条一公分宽的缝隙,板凳是一块细木条,两人同桌,一个班三十多人,挤在一个二十多平方米的教室里。此时,因整个国民经济的匮乏,缺少纸张,每学期,学生没有教科书,只有老师有一本,上课时,老师在黑板上写,我们在底下抄。好不容易有了教科书,书的每页纸张的颜色还不一样,红的、黄的、绿的很是粗糙,因纸张的供应不足,印制教科书的用纸都是拼凑而且又都是再生纸,对于我们来说这已是很好的,再往大山深处,这里学校的老师,在每学期开学时,来到我们学校,借用我们老师的教科书,将课本里的内容抄写刻在蜡纸上,再用油印机一张一张的推着印,如此再翻版的教科书也只是老师才有,学生们是没有的。

十岁的我和其他部队的孩子一块进入了农村学校,开始来时对这里的环境和条件极不适应,还有语言上的障碍,我们这些随父亲的工作调动来自于天南地北,习惯各有不同,令我们的父母很是头疼,面对这些,父母们也没有办法,只能慢慢适应。与我同桌的同学叫丁广平,家里姊妹七个,他是最小的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们不分彼此,我上课前和放学后喜欢到他家里玩,我发现他们家的饭很少有米饭和面条,几乎顿顿是稀汤寡水。他告诉我,生产队每十天分一次粮,亩产很低,要完成给国家交的公粮,有时候还完不成上级下达的公粮任务,分到社员家里的粮食不够吃,还得吃返销粮,社员家家都差不多,每到后几天家里就闹饥荒。

如此艰难的日子,我从来没听到过丁广平诉过苦,学习上他极为用功,练出了一笔的好字,看到生产队有人办大字报,他就跟着学,到后来他成为了学校办黑板报、大字报的主力和板报的策划者。

19789月,我们一同高中毕业,都没有考上大学,我们家又因父亲工作的调动离开了房县。到了年底,我在西安入伍从军,通过书信往来,我知道他到了县里的电影队当了一名下乡的放映员。在198112月,十堰电视台来县里招广告策划他被选上,进入了电视台成为正式工,离开了房县,圆了自己从事创作的梦想。

前年的春季,我专程去了十堰与他相见,虽然十堰市离房县还有近百公里,我俩还是想到房县叙旧,在这里才能找到童年的感觉。我俩坐在曾经在这里游过泳,摸过鱼的河边,看着已被橡胶坝拦起的河水,想起少年的我们,懵懂无邪,日子虽是贫困,但,我们的欢乐没因贫而打折。

广平虽是同学,又是我的老师,老人们有句话:“跟什么人学什么人。”也就是“近朱者赤近墨者黑”。我后来喜欢欣赏书法,喜欢看书,喜欢吹吹打打,喜欢写写画画都是跟广平学的,乐观地面对生活,积极向上的态度,是因他所染,所悟到的。

三十五年,虽然未曾相见过,却没有一点的陌生感,没有任何的防备和怀疑,依然是少年时的不分彼此,侃侃而谈。

看着县城翻天覆地的变化,突飞猛进的发展,曾经贫困的景观被繁荣覆盖,车水马龙,熙熙攘攘,一片生机盎然,我们俩是感慨万千,曾经的一切被眼前的场景淹没的无影无踪。

我们也不再青涩,曾经的少年,如今已是年过半百之人,两鬓染上了霜白,岁月的痕迹深深地刻在了我们的脸上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